晚上十一时,深泽贵美和往常一样上床。在高级公寓最上层的四房一厅的房间,除贵美以外没有其他人。丈夫隆夫在二星期前去出差,预计后天才回来。婚后三年,这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家。可是解放感胜过寂寞感。虽然是恋爱结婚,但三年以来每天朝夕相处,有时会感到厌烦。还没有孩子的贵美,以难得恢复单身的心情逛街购物,或和学生时代的朋友见面,充份享受自由。丈夫在家时也有这种情形,但不必担心回家时间,心情上轻松多了。这样的心情也只维持一个星期。买东西或和朋友见面都做过后,感到非常无聊,尤其到了夜晚,开始想到丈夫会不会早点回来。最近一年,多少有倦怠感。可是在新婚一年内,几乎每晚都做爱。
 
婚前,贵美和三个男人有过肉体关系,但真正体会到女人的喜悦是在结婚半年之后。贵美对女人的喜悦越来越强烈,很讽刺的是,丈夫做爱的次数减少了。刚开始多少有点怀疑,但他不是有外遇的男人。贵美确实感受到无论在身心各方面都受到丈夫的疼爱。「贵美,你的身体真棒,百看不厌。」不只在床上,和丈夫共浴时也受到夸赞,所以贵美对自己的身材深具信心。一百五十八公分的身高并不算高,但有修长的玉腿和曲线美。比贵美大一岁,今年三十五岁的隆夫,在新婚之初好像很勉强的做爱。现在是每周要求和贵美做爱二次,可是对了解女人的喜悦和肉体越来越成熟的贵美而言,不由得感到无法满足。红杏出墙试试如何?这样的念头有时会从脑海掠过。贵美自己也明白,她是绝对做不到的。并不是多麽深爱丈夫,而是害怕被丈夫知道。丈夫是在他父亲当董事长的公司上班,铁定下一任董事长就是他。贵美的朋友来看她时都露出羡慕的眼光。贵美不想爲无价值的外遇失去未来的董事长夫人宝座。这一天晚上,她辗转难眠。只要再忍耐两天。心里这麽想,可是体内异常火热,眼睛也越来越清醒。贵美不停的翻身,手逐渐游移到大腿根。有丈夫的女人还需要用自己的手指,多少感到哀怨。隔着蕾丝花纹的薄三角裤,抚摸到肉缝顶端的部分时,那种舒畅感远超过哀怨。
 
「啊…」只是这样,全身便産生便産生几乎要溶化的快感。很清楚的感受到身体深处溢出火热的蜜汁。很自然的,手指更爲用力。快感随之增加,蜜汁很快渗透到三角裤。现在必须停止…贵美知道必须如此。可是她也知道,到了此一地步是停止不了的。都是你不好,把我丢在家里两星期了。贵美滴咕着,把手伸入三角裤里。从丈夫的书房传来声音,就是在这个时候。最初以爲自己听错了,手在三角裤里,竖起耳朵,可是什麽也没听到。有完善的遮音设备,不应该有外面的声音传进来。又开始活动手指,但心里还是挂念着刚才的声音。有声音的是和卧房一样,面对阳台的房间。贵美整理一下淩乱的睡衣,下了床,向房门走去,不知不觉的踮着脚跟。推开门,走进客厅。客厅里静悄悄的。打开电灯,也看不出异状。玄关的门锁好了。贵美这样才松一口气。去丈夫的书房,必须经过客厅和玄关,爲仔细起见,决定去看一下书房。觉得无任何异常想关门时,又感到奇怪。面向阳台的门开着,窗帘因风而摇曳。进入书房,想去关窗户时,突然觉得背后有动静,回头时不禁倒吸一口气。「啊!」「太太,你不要乱动。」黑色的人影手持匕首在贵美的跟前晃动。「啊…你是…」贵美不由得往后退,但又感到碰到人,惊叫一声,转过身体。「嘿嘿嘿,不用客气,你抱我好了。」从额头到头顶都秃的男人,撕牙裂嘴。「你…你们是谁…」贵美这才开口说话。「不值得报出名字的人。」手持匕首的人笑着回答。「来…来做什麽呢?」「来做什麽…」两个男人互望一眼,发出下流的笑声。「当然不是来劝你参加保险的。」两个男人的态度从容。想到能从十楼公寓的窗户闯入,自然不是普通人了。「我们想请太太参加义工活动。」「我们很饥饿的人,请你务必要施舍一点。」贵美看一眼两个男人,说:「知…知道了。」把他们想要的东西给他们,让他们离开才是明智之举,于是问道:「要多少呢?」「有多少要多少。」两个男人又相视而笑。贵美只好又回到明亮的客厅,男人们也跟着进来。到这个时候,贵美才发觉自己的姿态非常大胆。下半身只有在腰部打结的薄质三角裤,虽然穿睡衣,但却是丝绸的性感衣料。而且很短,大腿几乎完全暴露出来。
 
在贵美拿出存款簿和现金的时候,两个人的视线都盯着贵美的身体。虽然是隔着一层三角裤,但刚才自己用手指安抚的部位被陌生人看到,不由得産生强烈羞耻感。同时克服恐惧心,迅速拿出家里的所有钱。「全在这里了。」把丈夫和自己的存款簿,以及现款全部放在客厅的桌上。「不愧是住在这种房子里的人。」男人们只看存款簿上的余额,并没有拿走存款簿。「我们只要这个东西。」手持匕首的男人把约四十万元的现款和同伴平分。在灯光下,看出两个男人大约三十几岁左右。其中一位很像受女人欢迎的脸是轮廓很深的混血儿。另一位是头发稀疏,还缺一颗大门牙。「我们连存款簿也拿走的话,你必然会报警吧。」贵美还不太了解男人的意思。他们们认爲,对有钱人而言,损失四十几万元的现钞应该不会报警,可见这两个男人有多狡滑。把分到的钱各塞进自己的口袋后,男人的眼睛再度盯在贵美身上。贵美反射性的用手压住没有戴胸罩的领口,向后退。
 
这样的动作当然无法消除男人门的欲望。「我说的没错吧。她的身体很棒。」英俊的男人说。「嗯,这样好的身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」秃头的男人流出口水,向贵美走过来。「不要过来…」「太太,你忘了吗?我说过我们是饥饿的。」「不…不要…」贵美一面后退,一面对英俊男人说的话感到奇怪。「我说的没错吧」这句话的意思表示这个男人早就认识贵美了。「你快一点下决心。不想皮肉受痛苦的话…」两个男人从左右逐渐的把贵美逼向床边。「求求你们…饶了我吧…要钱的话…全都给你们…我保证不会去报警。」贵美的双手环抱胸前,膜拜似的哀求对方。「你老公正在出差中吧。」「是…」「等老公回来,你准备怎麽解释呢?」「那…那是…」男人们好像判断只要占有贵美的身体,她大概就不会去报警了。「求求你们…饶了我吧…」「太太,那是不可能的。如果你是老太婆,我们也不会动手。问题是你有这样美丽的脸和姣好的身材,总不能看看就算了吧。」「没错。再说,让我们看到你性感的样子,任谁都无法克制的。」两个男人脱去皮夹克 了引起最近次数减少的丈夫注意,特地买来的睡衣和三角裤,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效果。「求求你们…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…唯有这件事…放了我吧。」贵美被逼到墙边时,男人说:「那是真的吗?」「什麽?」「你说其他的事情好商量,那是真的吗?」「是…」贵美感到不安,但不得不点头。「这样吧。我们是饥饿的人,而且见到你之后,已经到了难忍的地步。可是已经拿了钱,再强奸未免太过份了,只好用其他的方法让我们满足吧。」「我要怎麽做呢?」男人微笑说道:「那还用说吗?让男人高兴的,不一定只有那一个地方。」英俊的男人拉下裤子的拉链。贵美的脸色大变。「太太,你还在做什麽呢?」秃头的男人抓住贾美的肩膀,想要她蹲下去。贵美到这个时候才发觉男人的意图,用力摇头。「不…不能那样…」另一个男人从睡衣上抓紧乳房。「啊!不要!」不理会贵美的挣扎,男人把缺一颗门牙的嘴压在贵美的粉颈上。「啊…不要…我会的…」一种强烈的呕心感使贵美不由己的喊叫。
 
根本无法想像让这种男人自由的玩弄肉体,所以觉得能用嘴解决还比较好一点,也可以减轻对丈夫的罪恶感吧。「来,你来表演技巧吧。」贵美不得不跪在拉下拉链的英俊男人前面。这是对丈夫做过的行爲,但毕竟是爲了前戏,不会做到最后的射精。然后在床上,通常是她在上面。现在不同,要跪在男人的脚下,完全是服侍的姿态。除羞耻外,还感到屈辱。出现在面前的是已经耸立的东西。对那样的雄姿,贵美是目瞪口呆。同时反射性的在脑海里出现丈夫的东西。原以爲丈夫的是标准型,但现在看到的东西推翻了贵美过去的观念。无论人小或形状都是如此。贵美过去都没有看过从开始就露出头部的。丈夫的是除非贵美用手指拨开,否则就被包住一半。而且露出的头部,从顶端向左右分开的形状,几乎使贵美看得发呆。贵美用手握住后,战战兢兢的从头部含进嘴里,其实说塞进去也许更妥当。不只是大小或形状,硬度和热度也完全不同。贵美感到呼吸困难。以阴茎爲轴,上下摆动,下巴感到疲倦时,把阴茎吐出来,用舌尖在龟头的背面摩擦,这里也是丈夫最喜欢的性感带。「噢…」英俊的男人发出吼声,仰起头。「结过婚的女人就是不同,尤其看到你这样的美女给我吸吮,性感更加倍了。」虽然这样说,但他的阴茎一直硬梆梆的,没有射精的动静。这样犹豫不觉的做下去,而又始终不能射精,难堪是她自己。
 
贵美下决心,让舌尖蛇行般从头到根部,再从根部到头,来回刺激,又进一步如吹口琴般的摆头。这些是贵美第一次使用的技巧。当初是爲了丈夫,从周刊杂志看到这样的姿势,但一直没有使用,能有多少效果,贵美自己也不知道。当初这个男人的身体僵硬,发出哼声,手抓住贵美的头发时,卖美觉得值得一试了。「看你长得很秀美,弄得也不错。大概每天晚上这样吸吮丈夫的肉棒吧。」在旁边观看的秃头,迫不及待的拉下裤子的拉链。再度把巨大肉棒吞入嘴里,摇动头发的贵美,从口感即知快要射精了。当丈夫要射精时,阴茎会有更澎胀的感觉。现在是含在嘴里,感觉更爲清楚。就在这瞬间,贵美的头发被抓住,突然离开男人的阴茎。「太太,该轮到我了。」丑男人抓住贵美的头发,强行把她的脸转过去。「唔…」强行把阴茎塞入贵美的嘴里。大小相似,唯有顔色更接近褐色,显得更淫猥。贵美同样的一手握阴茎,同时摆头。「晤…好得受不了。」男人的身体立刻僵硬,看到美丽的红唇吸吮肉棒,以及舌尖带来的微妙感触,男人的欲望几乎要爆炸了。在阴茎的侧面用舌尖时,在接近阴茎根部的前后,贵美发现有豆粒人小的突出物,但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何物。这个男人还不及英俊男人一半的时间就射精了。于是另外一个男人又把阴茎插入贵美的口唇之中。
 
这两个男人好像经常这样玩的,的确,这样一来,享受的时间可增加好几倍。呕心感逐渐减轻,贵美只是心中期盼快一点结束。不过,在贵美的体内多少也産生不安感。贵美现在是用嘴吸吮男人的阴茎。如果说毫无感觉,那是骗人的。好像嘴里也有性感带,而且是十分敏感的性感带,明知是可恨的男人,如果十分锺、二十分锺的长久刺激,自然会有不同的反应。好像要抑制从体内涌出的感觉,贵美的唇舌更用力活动。贵美的下颚感到疲累,爲支撑蹲下的体重,稍分开大腿,继续做下去。「太太,差不多要射了。」英俊男人说时,从开始到此刻已经过三十分锺了。「射出的东西,你要确确实实的吞下去。」「…」「你若不吞下去,就要你的另一个嘴吞下去。」贵美只好点头答应,一直希望能尽快的结束这种痛苦。男人抓住贵美的头发,配合她的摆头动作,开始用力抽插。速度逐渐加快,贵美也配合其动作,发出哼声的同时加快速度。很快的跟不上对方的速度了,刺激喉头的痛苦,使贵美闭上眼睛,皱起眉头。顶在喉头的火热龟头突然开始膨胀;在这个瞬间,开始喷出精液。「噢…」大量的精液使贵美的呼吸更困难。「太太,要吞下去。」男人发泄欲望后,冷冷的命令有夫之妇。贵美忍受强烈的呕吐感,不得不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。原以爲这样便结束。这样的想法实在太单纯了。「太太,你站起来。」贵美被男人拉起来。「现在轮到我们爲你服务了。」「不…说好不是这样的。」「你不要弄错,我们是要回报你的。」「我不需要。」「你也许不需要,可是我们很想舔一舔你的阴户。」「还是真正的性交能使你满意呢?」英俊的男人在贾美的面前晃动匕首。他的表情在说如果反抗就要用暴力强奸。只有听从了。「要…怎麽办呢?」贵美认命似的问。「你就这样不动就行了。」抓住贵美的下颚,男人把嘴压了上来。「唔…」贵美在这个时刻,本来想反抗,但立刻放松身上的力量。贵美决定克制想反抗的冲动。丑男人似乎不懂得体贴,贪婪的吸吮美女的红唇。把贵美的嘴用舌尖顶开,舔嘴里的每个部位。同时还用手从睡衣上揉搓乳房。在这个时候,另一个男人蹲在贵美的背后,用嘴舔露出来的白皙大腿。「啊…」贵美的身体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 
同时被两个男人爱抚是第一次,这样站着爱抚也是第一次。「啊…」贵美忍不住推开男人的嘴,双手掩脸。「求求你们让我躺下吧。」「不行。」「那麽…至少关灯…」「这个也不行。」男人的脸失去笑容,好像因爲过度舆奋,脸上的肌肉在抽搐。「把双手向侧方擡起,同时分开双腿。」「…」贵美想摇头,但立刻又垂下头。如果反抗,可能立刻受到强暴。这样形成站立的大字型。睡衣的领口被拉开。「不要…」贵美轻叫一声,把脸转开。心想已经不行了。贵美很满意自己的乳房。乳房的形状真的很美。不只是丰满,还有浅红色的乳头在乳房的顶端翘起。「噢,你的乳房实在很美。」丑男人用手背擦一下从嘴角流出的口水,用双手从下面捧起乳房,然后把乳头吸入嘴里。此时,在大腿上,男人想把舌尖伸入到很深的屁股沟里。那种搔痒感,使贵美一阵紧张。三角裤还没有脱下去,可是三角裤的后面几乎都是蕾丝,不只是屁股的形状,连肉缝大概也被看到了。三角裤是最大胆的高开叉,只能勉强的盖住屁股的沟。男人的手终于抓到三角裤的结扣上。拉下薄薄的一片布,开始舔丰满的屁股。「唔…」贵美的身体不禁颤抖。贵美还不知道自己的屁股上有性感带。在下体同时出现强烈的刺激和甜美感。男人的舌头从屁股沟舔到花蕊。「啊…」贵美忍不住扭动屁股。心里很想夹紧大腿,可是肉体已经接受甜美感,而且还想要更强烈的刺激。此时才想到二星期的禁欲是何等长久,对男人的舌头已经没有厌恶感。这样下去,不如到自己会变什麽样子,心里産生不安。一个男人吸吮乳头,另一个男人的舌头进入花蕊里搅动。贵美紧闭眼睛,咬紧牙关忍耐。美丽的脸红润,全身开始燃烧。两个男人同时离开酥胸和大腿根,可是贵美还来不及喘一口气,丑男人的舌头从酥胸向下腹,英俊男人从后背向上移动唇舌。好像这一次要上下交换,继续爱抚。想到丑男人的舌头来到下腹,英俊男人的嘴唇到敏感的乳房上吸吮时,贵美産生极大的绝望感。觉得自己无法忍耐到那种行爲的结束,何况在男人们侵入之前,她是用自己的手指唤醒睡眠中的性感。「啊…」丑男人终于发出哼声。丑男人跪在脚下,双手抱住美丽的大腿,鼻子顶在黑色草丛,舌尖进入花蕊里舞动。英俊男人在背后揉搓丰乳,舌尖在耳尖在耳背摩擦。乳头被男人的手指夹住,捏弄时産生强烈的快美感,身体快要失去平衡。这时候,丑陋的男人用舌头找到最敏感的肉芽,在那里吸吮时,成熟的下半身似乎要把一直忍耐的东西吐出去,把火热的蜜汁喷在男人的舌头上。已经到忍耐的最大极限。当英俊的男人把嘴压上来时接吻时,贵美受到强烈性感的催促,彼此用力的吸吮对方的嘴唇。「太太,你趴下来吧。」不知道哪个男人这样说。贵美当场跪下,觉得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,有没有受到奸淫都一样。双手扶在地上,采取狗趴姿势。只有沾上男人的唾液和汗水的睡衣贴在赤裸的身上。首先抱紧屁股插进来的是丑男人。「啊!」对男人的阴茎之大,贵美倒吸一口气。插入后,更确实感受到不是丈夫的阴茎。不过,这样的念头并没有使贵美扫兴。受到奸淫的事实,引发败德的兴奋,也可以说是被虐待的喜悦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样的感觉从吸吮男人的东西就开始萌芽了。想到这个东西插进来…身体便一阵搔痒。只是保护自己的本能而抑制这种感觉罢了。现在实际受到奸淫,在放弃反抗的情形下又复苏。如果没有自制或羞耻心,遇到这样比丈夫又大又硬的性器,不可能不发出喜悦声,而且背叛丈夫的感觉又相反的成爲刺激。可是,最使贵美狂欢的是抽插时,刺激到敏感的肉芽,这是在一般男人的行爲中做不到的。贵美想起吸吮肉棒时发现的,在根部有珍珠大的突出物。这个突出物在抽插时,和贵美的阴核摩擦,引起莫大的快感。「啊!泄了!」贵美发出未曾有过的声音,被推上性高潮的顶点。对象如果是丈夫,应该会同时达到高潮,可是已射过一次的丑男人,不会轻易的再射精。
 
尚未获得休息,贵美就被第二次推向性高潮。显然的,比第一次更强烈。而且第三次的强烈性感又来临。这是难以相信的事。贵美怀疑此刻的身体是不是自己的。清醒时,贵美在床上,从背后受到奸淫。已经换成英俊男人。因对方是混血儿般的美男子,所以贵美的快感持续上升。此时,丑男人跪在贵美的面前,抓住头发,阴茎塞入贵美的嘴里。贵美已经无法抗拒,甚至自己用手握住后亲吻,然后吞进嘴里。头上下摇动,品尝滋味,由衷的陶醉在性爱的喜悦里。虽然还有被下流男人淩辱的屈辱感,但能在不被人知道的情形下,又有哪个女人会放弃呢?同时被两个男人淩辱…还有比这更刺激的事吗?自己被卷入这种漩涡中,贵美甚至産生感谢之心。这时候,贵美完全陶醉在火一般灼热的性感之中。两个男人一直到早晨,轮番淩辱贵美后,又从窗户走了。全身都有甜美的麻痹感,一直到艳阳高照,贵美都起不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