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现清花湖乃休闲、健身之外,能够廉价得到性享受的好去处之后,我遍访了这个公园几个「野炮」场所,也找到一些自己心仪之人。所以,公园成了我闲暇享乐的首选之地,我为「打野炮」乐而不疲的。只要没有事务应酬(偶尔也藉口加班,偷偷躲在办公室上SIS),我的日常生活是很有规律的。下班回家,与妻一同洗菜做饭,饭后洗碗,妻要洗澡,然后就要看电视剧;儿要写作业、上网聊天;我则一副逍遥状,带上自己的香菸、饮料、零钱和公园卡,冲出家门,就像一只自由的鸟儿,找寻自己的健身和开心之处。这样的生活节奏,即使在春节长假期间,也不中断,可谓由来已久,大概有七八年了。其实,城市生活就是如此简单,若无猪朋狗友打牌赌钱,是很少串门上访的。妻对我饭后必往公园健身,也不加怀疑,毕竟在工作之馀,是需要时常锻链的。我家距清花湖公园,路程不足10分钟,入夜的公园,仿如喧嚣城市中的一方静地,能让你心神安宁,释放压力。浓林绿水、亭台楼阁、光波潋滟,在光怪陆离的高楼大厦灯火辉映下,公园散发出一种安谧,一种魅力,一种说不清的暧昧。自从那次打「野炮」,我一不小心就开始迷恋起了这种来去无牵挂、有钱是性伴的交往方式。说起来,那些年来,隔三差五地「吃野鸡」,也吃了十几二十只,有的只是一次,有的却是多回,生的会变熟,来的会离去。具体的,也记不清楚了。一对二,酷似3P的。口交口射的。打飞机的,打波的,戴套两次同一对象插入的。晴天雨天,风味均有不同。用心琢磨一下,这些游走于公园卖笑卖身的女工,大都30岁左右,少数奔四了,绝大多是外地人,基本都结婚、生育过了,白天或干活或无事,晚上才是主要的工作时间。由于年龄上偏大,身材相貌平凡,自知不可能去当「小姐」,所以开价都很低:「打波」5块,「打飞机」10块(同时可打波),「吹箫」和「打洞」都是30块。很多朋友都怀疑我说的是否真实,我可以确切地告诉大家,这是真实的。想来,在偌大的现代化都市里,这低廉的价格,连一顿麦当劳都吃不上!「野鸡」生意自是薄利多销、价廉物美的,如果生意好,一晚上也能赚个三五十块的,比起白天的工作,也丝毫不差啊!一次,一身材匀称、模样清秀的湖南少妇走进我怀抱,她问我「打波么」,我见其诚意,应允了,果然,她很熟练、很柔和地一手摸着睾丸,一手套弄着,还温柔地哼哼着,让我很快射精了。当然了,10块钱不多,她也没硬缠索要,问我「舒服了没有。」我说:「很好。只是还想插穴呢。」她说:「在公园不可的。」只好看着她打点收拾完,急冲冲走向别的男人处。那种滋味,很是不爽啊!保安员跟我很熟络,只当是我的老婆,并不加以盘查。这个湖南妹子,外形秀气,但绝对是「手工」一流的,就连抚摩睾丸这招,也绝不比桑拿房里那些小妹的差。关键是,她哼哼声,就像叫床,老在叫「嗯,嗯,我好爽啊,我,爽,啦」等等,只要你不射出来,她就完不成交易,那么,她就无法获得报酬!更无法脱身,去接待其他男人了。所以,装嗲卖娇是她的强项。我记得,这个模样养眼的少妇,跟我玩过多回,但主要都是「打飞机」。每次,在她双手为我服务时,我也将手指插进她松开的裤裆,揉搓着她的阴毛和阴唇,偶尔还指奸着她。虽说我的手指不卫生,但她专心服务时,也无暇阻挡我手指的侵入。我对她说「不摸你的小穴,我就不够性奋,射不出来的。」所以,每次我都是指奸了她的。对于我来说,手指的触觉完全不比阴茎差,虽然,我在探入她阴道前用纸擦过,毕竟不很干净的。但她并不拒绝,想来,她是害怕阴茎,不怕手指呢!每次,我都会轮换着双手,分别用中指、无名指在她湿润的阴户款款抽送,待她将我的精液打出时,我敏感的手指也会把她搞得爱液流淌,滑熘熘一大片。每次,她都会娇羞地说:「大哥,你轻点,我的小穴可是嫩肉噢!」我说:「知道的!」看来,她是喜欢阴道性交的。只是她的阴毛太多,阴蒂却很小,摸上去,她也没多大反应,所以,我也就投其所好实施指交呢!仗着自己娴熟的指技,有时把两根手指同时插进去了,这时,我就能感觉到她阴户的狭窄和紧迫了。往往这时,她会大叫:「大哥,我好难受噢!」我想,也许,这时就是她的高潮吧!由于跟我多次交往,显得很是熟络,她会经常在我健身地点和时段里主动找我,有时自己不想做,只好告知她,晚上要给老婆「交公粮」(跟老婆做爱时射精)。对于苦笑的我,她很知趣也很理解,就不纠缠,转身去寻找其他男人了。在公园里「打野炮」,最狂野的要数两次少妇为我「吹箫」,精液都射在她们嘴里。第一次是广西人,第二次是河北人。只要松开自己腰间的皮带,她们会主动褪下你的裤子,蹲下后,将站立的我那松软、小巧的「小弟弟」含在嘴里,经过她们舌唇、牙齿的摩擦、口水的滋润,双手还摸着「小蛋蛋」,我的阴茎瞬间便能膨胀、勃起、发硬。在她们激情口交时,我会摸着她们的奶子。尤其这广西少妇一身黑衣裤,身材高大健硕,连奶子都膨大无比,很像是喂奶时的样子。奇大无朋、柔软舒适的奶子,很能刺激我的手感,而她反覆吐纳,一两分钟后松开阴茎,吐出口水,深吸换气的情景,更是撩起我无穷的快感。在那黑暗的回廊尽头,她见我想「打炮」,但没带套套,便极力劝说让她为我口交,一定能用口给我打出精液来的。我思忖了一下,是啊,性交无数,竟没能在女人嘴里射过精的,也许会别有一番情趣吧。由于好奇,我竟是一口就答应了。奇怪的是,一直不敢在「野鸡」、「小姐」阴道直接抽插射精的人,怎么当时就没想到在她们的口中,不同样也面临着传染性病的威胁呢!广西少妇的唇齿变成了活塞运动的通道,她时而收缩压紧,时而深喉到底,时而浅尝龟头,都让我产生出类似阴道性交,却胜于阴道抽插的快乐。我在她卖力的表演中,想像着在她的阴道游戏的情形。大概,我的阴茎在她强烈的吸纳中情不自禁了,她五六分钟的迎合吮吸,让我「缴械」投降了!我在射精的刹那,不自觉地将她的头按得紧紧的,绷紧的阴茎喷出精液,经验老到的她,还是立刻明白了我在射精!待我将精液全部射入她的嘴巴后,我抽出变软的阴茎,她随即从背在肩上的背包掏出纸巾,为我擦拭。之后,她将精液吐出来,取出携带的冷开水,冲洗嘴巴。其实,在此前,虽然我曾经让女友和妻子嘴巴为我含过肉棒,但应该说,还不算是口交,更不能说口射。我第一次在女人嘴里口射,就是这外形并不苗条的少妇口中完成的。这种感觉,至今深深印在脑中,甚至比第一次性交还要深刻。河北少妇为我口交,则是我在一个晚上酒后途径公园回家时发生的。那时,我提着公文包,一身公务形象,而且时间很晚了,将近11点,整个公园几乎没有了游人,就连秘密偷情的男女也所剩无几,很是清净啊!但她很是警觉,将我带到园内一个公厕后边的葵树旁,无人能够窥见。那时,我自然抓捏着她脱开奶罩的奶子,虽不大,但还算匀称。但由于酒精的麻醉,我的阴茎毫无射精的念头!虽然被她起劲的套弄着,也感觉到她的舌头的湿软和温情,但10分钟后,还愣是射不出来。大概她也累了,但她的态度很是温和,让嘴巴休息一会,但灵巧的手指,却在我睾丸、会阴和肛门处不断地挠着,还抠着我的屁眼,我顿感精囊中的精液开始活跃起来,面对蹲下的她,将阴茎重新塞进她的嘴巴。周围黯淡的路灯,照着我面前的女人,我好像一个性奴的主人,她完全屈居于我的阳具之下,那种满足感、优越感和征服感充斥着我的内心,我的精液终于冲破藩篱,射入她的口中!射精后,她也只是吐出精液,抹抹嘴唇,拿了我的三十块酬金,悄悄分开了。此后,我再也没重温在女人嘴里射精的快乐了!只有一个小巧玲珑的广东妹子,在公园里两次为我戴套「打炮」,其他的少妇都是玩一次换一个,没有重复了。记得跟这少妇「打野炮」虽没有很刺激的表现,但她很是留意和防备,对我也是极具顺从的。她的模样可以说并不漂亮,但性交姿势却是最多的一个,站位、坐位、男后位和传统位都玩过。第一次,我给了她三十块。第二次跟她玩,在我讨价还价之下,她优惠了我,只收了二十块。第一次跟广东少妇性爱,发现她很能聊天,也很愿意在我「打波」时聊起她们的感受。原来,她们大多来自贫困山区,进城打工,技术活干不了,只好干保姆、保洁、体力活,收入也太低了。家中经济不好,还要照顾老人、孩子。老公出门打工,也常常不在身边,无奈之下,只好用自己的身体赚点小钱,帮补赒济一下。我问,「在晚上出来『兼职』时,心理感觉如何,有没有犯罪感啊?」她坦然地说,「她们不偷不抢,只是利用自己的身体为男人服务,也是劳动啊!这何罪之有?」我一时无语。是啊,生活所迫,难道要迫使她们去偷窃、去犯罪!当我让她套硬阴茎,戴上避孕套,面对我坐在我大腿上,慢慢纳入她松下裤子裸露出的阴道时,我感觉到了她阴道深处的体温,也在她轻轻起伏的上下套动中,感觉到类似夫妻般的自然和随意。有了这种感觉,似乎,我和她不是陌生的路人,而是一见如故的夫妻。也让我的性交可以拥有更长的时间,我的阴茎最喜欢在阴道里逗留了!我喜欢插着女人的阴道,慢慢聊天,阴茎在聊天的情形下,通常不会太硬,不会很快产生射精的念头。广东少妇很善谈,跟我很有缘。她下身插着我的阴茎,开心地告诉我,很喜欢我这种关心女人的男人!我呵呵笑道:「你更喜欢我的『大香肠』吧!」她嘴巴亲了我嘴巴,坦然地说:「我老公在我生完孩子后,很少行房,就是做爱,往往几分钟就射了,我的感觉都没来呢!」我说:「你懂得性高潮么?」她说:「知道的,那是在性学杂志上看到的。」可是,在她的性生活中,至今都没有来过那种醉人的感觉!所以,她不太相信这回事。但是,她有时内心也渴望老公抽插她的阴穴,因为那时会有种献身的感觉,会有一种情绪上的安宁,那时,她会感觉到自己是对方的女人,感觉到自己在为男人做点好事呢!我用粗长的龟头顶着她的子宫,因为她身材小,阴道短吧,她也发出了一丝丝颤抖声音:「大哥,我现在可性福了,我觉得跟你做爱,感觉不一样的,好像很快乐的!」我问:「你们多久做一次啊?」她说:「原来在家务农,家里穷,晚上看着那没几个频道的破电视,早早就睡觉了。年轻力壮的老公就要急急行事,有时连她奶子都没碰,就挺起粗硬的阴茎插入了。由于前戏不足,她的水都没出来,龟头进入干涩的阴户时,自己都有些疼的。待有了水吧,她老公却要射精了!每次性交时间,也就三五分钟的。」她说:「现在,他在郊区工厂干搬运,我在市区当钟点工,收入都很低,要省车费,一个月也见不上两次面的,再说了,我跟别人合租一个地方,就是他来了,也不方便做呢。实在要做,只好跟他跑到这公园里,就像跟你一样,做起来了。久未做爱的他,自然也是早泄了的。不过,我和他没用套套的。」我问:「你不怕怀孕么?」她答:「不怕,孩子已经三四岁了,在外打工,谁管得了啊!」我笑道:「那我给你射精,你不就怀上城里高素质男人的孩子了么?」她也俏皮地说:「好是好啊,你的健壮不比我老公差,论智慧,就比他高多啦!只怕到时我老公看着生出的孩子不像他,要找我麻烦的。」呵呵,是啊,玩笑是这么说,就算我和她再怎么投机,也难保不传染性病。我说:「是啊,现在的套套挺薄的,我的感觉跟没戴套也没啥两样呢!」我看看手表,东拉西扯的,我的阴茎已经在她阴道里待了半个多小时了。她老坐在上面,阴茎的兴奋度是不够的!于是,我让她站起来,背对着我,用后位再次插入她的阴道!我的双手从两侧搂着她柔软的奶子,加速抽送的频率和强度,当整个小腹、耻骨和大腿撞击她丰满的屁股时,让我顿时产生在操着大穴的感觉,那种身体的接触,很柔软、很体贴,也很舒服!水润松软的阴户产生了扑哧扑哧响声,那是我的阴茎在她淫水来回滑动产生的,好像我在打水枪呢!我的性蕾终于开了花,我的兴奋点终于到达最高潮,我深藏体内的精液随着阴茎那有节奏的颤动,一阵一阵地激射出去了!趁她不注意,我拔出套套,将里面的精液倒出少许,偷偷抹在她的光熘熘的屁股和屁眼上,她嗔道:「要死了,你把精液弄进我里面了!」然后赶紧套上了裤衩。我笑道:「呵呵,弄进去,咱俩可就成夫妻啦!」在与外来女工的性交往中,我发现:外来女工,其实也是普通的女人,她们在公园拉客「做生意」完全是迫于经济生活的压力,就算在与男人之间的亲热抚摸中,依然解决不了其生理上、性爱上的需求。何况,光顾她们的大多都是离退休的老头子,就算是性刺激,也难以开发她们的性高潮,满足她们的性需要的。虽说女人也需要性高潮,但是,对于这些外来女工来说,这个过程是何其漫长的啊!洗脚上田的外来女工,思想还是与时俱进的,看到自己落后的经济状况,自力更生,依靠自己的身体去赚钱,去改善生活,而非有意放纵自己、看透人生,更非骄奢淫慾、纸醉金迷,对此,我们还能对她们横加指责、乱下妄语么?